忘忧草家园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查看: 110|回复: 17

[散文] 我遥远的66(一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2-11 13:2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故乡的炊烟 于 2019-2-11 18:24 编辑

t01e54f34d69f9c9b00.jpg

      我所写下的66,我必须先作一简单解释。我怕读者们误会为“六六大顺”、“溜之大吉”或其它别的什么意思。我的“66”是一个位于陕北油田的一个油站的名称,也是一段我初涉世事的经历和记忆。
      那是19829月,我技校采油专业毕业来到陕北油田某采油大队采油二队。当时,采油二队也是一个刚从其它油田新近整编制转来的采油单位,负责开发一个叫杨青川的新油区,由于是一个新区,只开了两口单井,一个编号为“旗4井”,一个就是编号为“66井”,其它的井站正在建设中。我呢,就被分在“66井”当采油工。那时三班倒,两个“八点”,两个“四点”,两个“零点”,然后休息一天,大班一天,如此“大推磨”地三班倒。这里的专业术语多了点,外行人可能莫名其妙,有必要解释一下。单井生产就是一口井,两个罐,一个值班室,两个采油工。一边油井抽油进一个罐,另一个罐加药油水分离,排水后原油外运。所谓“三班倒”,就是3个班组倒班,一般每组2名工人,一男一女,8小时工作制,正常情况下观察油井工作状况;定时登罐计量油井出液情况,油水分离及排水情况,并作好记录;跑井取样送交化验室;然后是给拉运原油的罐车装油外运。“八点”班指早8时到下午4时,这个班比较忙些,单井上的活儿大部分要在这个班完成;“四点”班指下午4时到夜里12时,除定时计量外,主要是油水分离和排水。“零点”班指夜里0时到第二天早上8时,相对比较轻松,除定时计量外,可以隔时断断续续地阖眼打打盹儿。
      我所在的“66井”,常被我们简称作“66”。有3个原二队老采油工,我们4个技校分来的学徒。老采油工其实年龄比我们大不了几岁,只是比我们早工作了几年而已,有些甚至还是我们的中学同学,不过他们没上技校,而是直接招工来的罢了。站长把我们一老一少、一男一女搭配起来,他说这样可以一带一,相互帮促,相互关照。事实也是这样,我们几个技校生都挺乐意的,上班干得都挺欢实,整天都是乐乐哈哈的,好像从来不觉得累,好像身上有用不完的劲儿。
      和我搭班的师傅姓贺,是个高大壮实乐观的女采油工。可我一来,她基本就是量油填报表、准备饭菜了,其它出力气的、跑腿的、接来送往的都归我。她也很乐意这样,而且把那一邨饭准备的既营养丰富、又色香味俱全。只是上“零点”时要睡觉,这就有点不方便起来。师傅虽比我大但也是未结婚的大姑娘,不到4个平方的值班室只有一张桌子和一把长条椅,可以躺下一个人。所以大部分时间是她在条椅上睡,我爬在桌上看书熬时间,实在熬不住时就只好爬在桌子上打盹儿。后来,我完全熟悉岗位操作后,干脆就不让她上“零点”了,这样我干活、看书、睡觉都方便了。当然这是违规的,是不能叫队上站上知道的,也正好她男朋友是大队的司机,上班后再从站上把她偷偷接走,二天早上下班前把她再送到站上。其实,这事儿早被队上发现,只是不影响工作,领导们也就睁只眼闭只眼。不过后来,单井的“零点”班都由一名男采油工上了。
      之所以如此还是有别的原因的。过去,男女上夜班出过问题,都是些大男大女在一起,不免有日久生情的,只是结果有好有坏,个别的人还造成不良影响。单井“零点”班事情并不很多,一个男采油工上避免一些乱七八糟的事儿。
      那时候年轻不怕苦不怕累,每个月42元工资,外加夜班费一个月能收入60元左右,却干得乐此不疲。可一起安全事故叫我刻骨铭心。冬天的一个早上我们去接班,正在进行交接班时,来了一辆油罐车拉油,当班的是我的技校同学小二忙跑出去放油,不一会儿又回到值班室说管口冻了放不出来,罐车司机也跟进来在炉前烤火,说等等,天暖了再放。我们几个就围着炉子说着交班的事儿。谁知一位副大队长来了,质问为什么不装油?小二忙给解释情况,这位副大队长说,现在生产任务这么紧张,我们不能等啊,要想办法!司机说管口冻了,我们正烧开水准备解冻呢。副大队长说太慢,用喷灯烧!我们都不同意,说井场动火是违章的,不行!副大队长说,没事,自己注意点不会有事。见我们没人动手,他就亲自打着喷灯上放油台烧去了。小二没办法只好跟着出去上了放油台。正当我们几个在屋里暗骂领导太二时,突然外面传来“着火了!”的呼喊声。我们出去一看,罐车顶的罐口在冒火,油管管口还在往下流油,油到之处火光一片。我们急忙冲进值班室里拿毡的拿毡,扛锨的扛锨,出去扑火。司机冲上车启动开车离开放油台,在贺师傅帮助下,用消防毡捂住罐车顶冒火的罐口,车下一师傅用泡沫灭火嚣向罐口余火喷射,很快就灭了车上的火。这边两个泡沫灭火嚣喷射放油台的火,我在下面用锨往地面的火洒土,贺师傅又跑来用扫帚扑打地面上的火。不到5分钟我们就控制并灭了火。这5分钟可谓惊心动魄。只是小二的脸被烧伤了,被副大队长的车紧急送往医院。这次事故虽然影响不是很大,责任也不在我们,小二也得到了较好的治疗,但却让我对油田一线的生产了更为深刻的认识。我觉得当工人挺轻松也很难,关键是自己不能掌握自己,只靠运气肯定不是我的希望。


评分

参与人数 2草币 +130 收起 理由
素月 + 60 赞一个!
水清木青 + 70 赞一个!

查看全部评分

发表于 2019-2-11 15:04 | 显示全部楼层
采油工人野外作业,冬季最受罪了。
发表于 2019-2-11 15:06 | 显示全部楼层
三班三运转,打连班的连轴转,很累人的,纺织厂都是四班三运转,总有一个班在歇班。
发表于 2019-2-11 15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安全生产重于泰山啊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2-11 18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水木确是老道,您知道的可真多!写“66”是回顾一下自己的从前。让您见笑了!
发表于 2019-2-11 19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很喜欢这篇。
很多记忆都是特有的,有年代的痕迹,也有地域的痕迹。
更可能的是,它们都有我们自己的痕迹。
随时光流逝,又在多年后时常记起。
问好故乡。
发表于 2019-2-12 08:05 | 显示全部楼层
那年月的事,读来还是蛮亲切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2-12 11:05 | 显示全部楼层
素月 发表于 2019-2-11 19:47
很喜欢这篇。
很多记忆都是特有的,有年代的痕迹,也有地域的痕迹。
更可能的是,它们都有我们自己的痕迹 ...

远方是诗,背后的全是故事。素月春好!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2-12 11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少奶奶 发表于 2019-2-12 08:05
那年月的事,读来还是蛮亲切。

老了,只剩下回忆了。谢谢来访!
发表于 2019-2-13 15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看起始行,明白了,炊烟这是打算写回忆录或者自传了呀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辽公网安备 21010502000089号|手机版|Archiver|忘忧草家园 ( ICP14007463

GMT+8, 2019-2-18 16:12 , Processed in 0.158413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