忘忧草家园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查看: 1169|回复: 201

[杂谈] 【虎队】水浒新传(续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2-14 17:2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清风倩影 于 2018-2-14 20:49 编辑

    话说武松(江畔钓叟)替阳谷县令押运粮草回来,去县衙交了回执,径直奔紫石街哥哥家。谁料才进街口,便看到门楣上挂着白布,门扇上贴着丧字,拉住行人一打听方知道是大哥驾鹤西游。后来寻访清楚了哥哥的死因,为报兄仇,连杀王婆、潘金莲与西门庆三人,惹下了滔天大祸,被县令判了个充军,发配去京都汴梁。

    从阳谷去汴梁(今河南开封),要过黄河途径濮阳。这一日,武松与押解二人来到黄河岸边,过河后在南岸找了一家小饭馆准备打尖,歇歇脚填饱了肚子再走。问店家这是啥地界,答曰是范县(今濮阳下属的县)境内的十字坡。“店家,切二斤牛肉,烫一壶好酒,再来两屉馒头。”

    掰开馒头,见肉上有毛,疑似人之体毛,武松便起了疑心。把酒壶摇一摇,倒入碗里略显浑浊,端到鼻前一闻,立时皱起了眉头。酒有迷药,肉是人肉,这店也定乃黑店。当下假做被迷倒趴在桌子上,人事不省,引来了孙二娘(等待邂逅),这才有了“武松大闹十字坡”。那孙二娘生的粗手大脚英姿飒爽,从小跟父亲行走江湖,学得一身好武艺,巾帼不让须眉。武松来个扫堂腿,二娘回招旋风脚,两个人你来我往的干将起来。二娘武艺虽精,毕竟是女儿身,在气劲悠长方面不如武松。斗到精彩处,被武松故意卖个破绽引二娘近身,然后一个兔子蹬鹰将二娘踹倒在地。幸得菜园子张青及时现身,将误会解释清楚,才有了二人结拜之事。

    列位看官可说了,馒头里哪能有馅呀,有馅那不成包子了吗?还真让你说着了,水浒里所说的馒头就是今天我们所说的包子。《宋人笔记》中有“包子馒头别名”之说。后来不知从哪朝那代开始,人们把带馅的都称之为包子,把不带馅的则称之为馒头了。你若不相信,可以问问孙二娘(等待邂逅),看看上海老城隍庙的小吃“生煎馒头”是不是至今仍然是带馅的。

    也许又有人问了,孙二娘卖的馒头如果是包子,那武大郎卖的炊饼又是什么?看过电视连续剧《水浒》的人都知道,电视剧里武大郎炊饼担子上摆的是馒头,估计不少观众会有异议,明明是馒头为什么称其为炊饼呢?《辞源》卷三中载曰:“宋仁宗赵祯时,因蒸与祯音近,世人避讳,呼蒸饼为炊饼。”也就是说宋仁宗之前的蒸饼在宋仁宗时改称为炊饼的。众所周知,煎饼是摊的,薄薄的,卷上大葱吃是山东人的习惯,北国睡莲的煎饼铺就是山东煎饼的代表;烧饼是烤的,外焦里嫩,内有胡椒面,外洒芝麻盐,老远就能闻见一股面香味。那蒸饼是什么呢?《辞源》卷四有解释:“即馒头,亦曰笼饼。”原来武大郎卖的炊饼真的就是我们今天所吃的馒头。

    水浒里武大郎被潘金莲毒死了,现实中的武大郎(江城雪)实际上没有死。想那江城雪虽然被人叫做傻雪儿,却是天智聪颖,心眼儿亨通,能考上“进士”的人哪一个又能简单的了呀。皆因被西门庆给戴了顶绿帽子,一时间万念俱灰,遂借机诈死东行入海,趴在一扇门板上漂洋过海去到了现今的日本。彼时的日本列岛荒芜一人,武大郎过着茹毛饮血的野人生活,穿衣靠编草,果腹靠野果,确定时间早晚靠看天,解决生理问题靠自慰。后来从海里不知道从哪儿又漂来一个女人,干柴遇烈火“噌”的一下就着了。亚当与夏娃繁衍了一个人类,武大郎俩人繁衍了一个国度。

    建国得有国名、国歌和国旗,武大郎回想起当年解决生理问题靠自慰的野人生活,灵机一动,就叫日本人吧。国名叫日本,国歌是“炊饼,炊饼,卖炊饼喽”的吆喝词儿,面饼往白围裙上一拍跟太阳一样,就拿它当国旗吧。“这里叫啥?”大郎一拍案板,“就叫大板吧!”“咱把国都建在哪里?”“建在最大的岛上。”“您给起个名吧?”“我们现在大宋的东边,京都所在之地就叫做东京吧。”

    国人为了以示对大郎的尊敬,生了男孩子排行为几就起名叫几郎。但武大郎念及兄弟情深,国人为了避讳将大郎、二郎改称为太郎、次郎,至今日本人只有太郎次郎,而没有大郎二郎。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2018年2月14日



评分

参与人数 2草币 +160 收起 理由
江畔钓叟 + 80 精彩佳作!
清风倩影 + 80 精彩佳作!

查看全部评分

发表于 2018-2-14 20:05 | 显示全部楼层
沙发,还给俺留着呢。。
发表于 2018-2-14 20:05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清风倩影 于 2018-2-14 20:07 编辑

慢慢欣赏,果然精彩,上茶。
发表于 2018-2-14 20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原来古代包子馒头不分啊?这还真是头一次听说。
发表于 2018-2-14 20:10 | 显示全部楼层
水浒里武大郎被潘金莲毒死了,现实中的武大郎(江城雪)实际上没有死。想那江城雪虽然被人叫做傻雪儿,却是天智聪颖,心眼儿亨通,能考上“进士”的人哪一个又能简单的了呀。皆因被西门庆给戴了顶绿帽子,一时间万念俱灰,遂借机诈死东行入海,趴在一扇门板上漂洋过海去到了现今的日本。——这武大郎可真是个人物。
发表于 2018-2-14 20:16 | 显示全部楼层
彼时的日本列岛荒芜一人,武大郎过着茹毛饮血的野人生活,穿衣靠编草,果腹靠野果,确定时间早晚靠看天,解决生理问题靠自慰。后来从海里不知道从哪儿又漂来一个女人,干柴遇烈火“噌”的一下就着了。亚当与夏娃繁衍了一个人类,武大郎俩人繁衍了一个国度。
太可惜了,这样的人才怎么就拱手送给小日本了呢?
发表于 2018-2-14 20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建国得有国名、国歌和国旗,武大郎回想起当年解决生理问题靠自慰的野人生活,灵机一动,就叫日本人吧。国名叫日本,国歌是“炊饼,炊饼,卖炊饼喽”的吆喝词儿,面饼往白围裙上一拍跟太阳一样,就拿它当国旗吧。“这里叫啥?”大郎一拍案板,“就叫大板吧!”“咱把国都建在哪里?”“建在最大的岛上。”“您给起个名吧?”“我们现在大宋的东边,京都所在之地就叫做东京吧。”


    国人为了以示对大郎的尊敬,生了男孩子排行为几就起名叫几郎。但武大郎念及兄弟情深,国人为了避讳将大郎、二郎改称为太郎、次郎,至今日本人只有太郎次郎,而没有大郎二郎。
最后这两段真是拍案叫绝,笑死人的节奏。
发表于 2018-2-14 20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码字辛苦了,祝情人节快乐,新年吉祥!
发表于 2018-2-14 20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啥时成了小日本儿的祖宗了真够伟大的
发表于 2018-2-14 20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清风倩影 发表于 2018-2-14 20:18
建国得有国名、国歌和国旗,武大郎回想起当年解决生理问题靠自慰的野人生活,灵机一动,就叫日本人吧。国名 ...

幸灾落祸我都成了小日本儿的祖宗了,你高兴啥?真是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辽公网安备 21010502000089号|手机版|Archiver|忘忧草家园 ( ICP14007463

GMT+8, 2018-10-17 23:39 , Processed in 0.380499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